依美轩沙发,ktv酒店沙发定做,北京餐厅沙发定做,北京酒店卡座沙发订制,北京欧式沙发定做,北京幼儿园沙发定做

欢迎来到依美轩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


list_nav

当前位置: 首页 > 新闻动态
沙发的旅行故事

点击次数: 更新时间:2016-08-30 17:08:13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 凌晨5点,月亮还挂在黑幕里,人们还沉睡在梦乡里,而我已经背着重量几近20公斤的旅行包,胸挂一个小挎包,蹑脚离开了寝室。心中满怀期待,汹涌澎湃,几欲呼喊——我将要开始我的沙发旅行了!
      伴着晨曦,我坐上了前往机场的的士。此刻的我,精神抖擞,实在让人难以相信——其实我一夜未眠。不眠,许是因为聒噪的蚊鸣,夏日的炎热,但是更多的,是因为即将开始的未知的发生。
 
      破晓,汽车撕裂黑夜,透出一缝微光的时候,我到达了黄花机场。虽然此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小时,我还是选择了先进候机室等待,而不是在寝室里辗转。
     值机——办理行李托运——安检,一系列机械的程序走完后,我进到了候机厅。因为时间较早,候机室里人影稀疏,这使我走向距离安检口比较远的登机口的过程中,拾获了机场的一番趣味。没有脚步匆匆,没有人声嘈杂,偶见人群三两,情侣相携,窗外不知即将飞向哪个城市的线条优美的飞机。哒哒哒,一串整齐划一的声音窜入耳朵,回眸,只见帅气的空少,美丽的空姐,朝我走来、走过身旁、离我而去,整个过程我已失了魂,沉溺在五彩斑斓的世界里,沉溺在自己无边的想象里。
 
       待回神时,我已站在我将登机的候机室前。宽阔,安静,使它呈现了与往日不尽相同的美好。微光穿过大片的落地窗,洒在空旷的候机室里,此刻只我一人,拥有了它的美好。
 
       滴答滴答,等待登机的漫长的两小时,我依然毫无睡意,只好翻看咱们可爱的宋民国小朋友的视频以打发时间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“亲爱的先生女士们,你们好,您乘坐的厦门航空MF###即将到达目的地……“
       叮。
       听到广播里流出来的声音,我猛然惊醒,才意识到自己即将到达目的地了。恍惚想起,自己早已在两小时前就登机了,而登机后一直在寻找着各种能舒适睡觉的姿势。期间偶有清醒,是为了吃飞机上提供的小零食——20g的干果,20g的坚果以及150g的矿泉水。我原以为这是我吃过的最简陋的飞机餐了,不曾想之后还有一次更简陋的飞机餐——20g的炸薯条和一杯果汁。(偷偷告诉你,这极简餐是山东航空提供的。)
 
       辗转来到上海后,我满怀激动地联系了之前已经打好招呼的沙发主,想问问他的住址在哪里。
       “啊,你已经到上海啦?不是2号吗?“
       “[笑哭]是啊,是2号啊,今天就是2号啊。“
      “啊,是哦。可是我今天不在上海,明天才回去。“
      “好咯,那我今天先找其他地方住。“ 
      ……
 
      面对如此迷糊的沙发主,实在令人哭笑不得。我只好临时网上预订客栈。毫无疑问,临时预订客房,很多客栈都会没有空房,于是费时寻找,只找到了一间比较偏的在浦东新区的青旅——裸徒客栈。好吧,偏僻就偏僻吧,先住一晚再说。
       临时更换住处并没有什么怨恼情绪,只是距离略远,恐花时间,影响计划。
 
       我原计划2号到达上海后,去M50创意园看看的,可是因为多番周折,到达临时预订的青旅时,已经下午6点了。此处因为偏僻,入城大概有一个半小时,往来就需三个小时。显然,我今天晚上是无法入城了,只能在附近逛逛了。
       登记入住后,我细细打量起这座位于郊区新开发古镇的客栈,不得不说,其虽简陋,却富雅意。
 
        褐木铺就的地板,一经踩弄,就发出吱呀吱呀的叫声,这叫声勾出我记忆里的在老家的那栋老房子,它里面搭筑一间同是木头铺就的阁楼,一经踩踏,也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叫声,只是它的叫声更加苍老,许是因为岁月磨损了它的嗓子,留下斑驳痕迹,许是因为曾经年少无知的我们,在其之上奔跑蹦跳加快了它的苍老老。
 
        滴答,滴答。滴滴雨水不断从通往阳台的门檐上掉落、破碎,砸破我回忆的气泡。
        我踱步阳台,惊喜的看见一方光景,一处静谧。
        阳台采光十足,其整个框架由木头搭建而成,四面无墙,仅由粗麻绳织就,阳台顶部再搭一整块玻璃,四面透光,靠墙一侧放置着一个木桌,其上有一个由作旧处理的黄铜制成的洗漱池,阳台一角有两张藤椅,一张方桌,桌上和阳台四周皆种有绿植,阳台正中挂有白色床单。
 
       如此雅致布置,不禁使我陷入遐想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啪嗒,屋檐上掉落的昨夜雨,打破清晨的静谧,檐下谁家姑娘,坐在藤椅上,手捧一本书,目不转睛,旁边桌上的咖啡散发出阵阵清香,她不时举起咖啡,轻啜之。微风轻抚,扬起洁白床单,唤起绿植鸟鸣。抬头而视,阳光穿透雨幕,直抵心间最平静的湖面,最雅致的舒适。
 
      咕噜噜,咕噜噜。
      肚子不合时宜的抱怨,将我拉回现实。才想起,我从中午到达上海后就没有进食一粒米一口汤,而现在已是晚饭时间,肚子不抱怨才怪呢。
       于是我简单收拾行李后,就到客栈楼下的面馆开饭了。正当我沉浸在美食里不可自拔时,窗外哗啦的下起了磅礴大雨。哈,看来这"附近逛逛"的简单之旅将会十分有趣呢。
       唰唰,快速的把碗里的汤面解决后,我带上了自己的大黑伞,准备参观参观我的第一驿站附近的街市。
        古镇两旁,许多店家正准备打烊,只余三三两两的酒吧还在营业,透着微光的窗里,不时流出几许歌声。
 
"雨后有车驶来
驶过暮色苍白
旧铁皮往南开 恋人已不在
收听浓烟下的
诗歌电台
不动情的咳嗽 至少看起来
归途也还可爱
琴弦少了姿态
再不见那夜里
听歌的小孩
时光匆匆独白
将颠沛磨成卡带
已枯卷的情怀
 踏碎成年代
就老去吧 孤独别醒来"
 
和着歌声,磅礴大雨在我的伞上欢快跳舞,我踏在青石板路上,披着微弱的温暖的灯光,走向古镇的出口。走向未知。
依美轩沙发